绿毛卷怪

很高兴认识你。

 

也许它叫没啥用

【1】

我是一只松鼠,住在一片大森林里。

就像很多平凡的成年松鼠一样,我迎来了森林的狂欢月。

 

【2】

早上,晨光依稀。整个森林都沉浸在狂欢月应有的懒散气氛之中。

“妈妈,我想在狂欢月里找些能赚栗子的工作。”

“孩子,可是.....狂欢月里在森林游乐不好吗?”

“是呀,孩子,你看这个夏天我们有许多栗子与坚果呢!”爸爸从卧室里探出头来指着厨房里足够的栗子说道。

“可是...我也好想在真正可以外出找坚果时胸前挂着金牌。”

我回想起去年这个时候邻居袋鼠叔叔的孩子的小袋里就有一块金牌。她还摸着肚子和我炫耀了好几天!简直都快把小袋给磨平了。

“恩.....那好吧,爸爸帮你问问河马叔叔的工厂里是否需要人手。”

 

我从厨房里拿出一个坚果,慢慢吞吞的在木屋前的门槛上坐了下来。

我使劲磨搓着我怀里的坚果,闭上眼睛想着在狂欢月后我将会有成百上千个这样的坚果。我可以买个不错的滑板,还可以买个属于自己的小沙发,还可以换取一年份的蛋糕和牛奶,顺便隔壁那只该死的袋鼠再也不会嘲笑我了。我越发快的摸着怀里的坚果,裂嘴笑出了声。

 

晚上,我抱着一大推美丽的梦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哦,当然,我时常会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而难以入睡。好朋友曾说我这叫空想症,得治。得了吧,一只松鼠不敢做梦,得多无趣。

 

我喜欢做梦,喜欢的要死。在梦里,我可以飞,不需要爬那该死的树,成年后因为身体不好被妈妈勒令不许爬树摘果子。全森林里就数我最胆小,就数我啥也不会。如果我会飞那么大家就会觉得我是超人,我什么都不怕,看,即使要把内裤穿在外面,我也绝不会抖三抖。想着自己把内裤穿在外面的滑稽情形,我捂着脸笑出了声。

 

是啊,我喜欢梦,喜欢的要死。

 

森林的晚上一片寂静,开着窗还是有些闷热。我把脑内的梦卷成了一团杂杂的毛线后,沉沉的睡着了。

 

【3】

“啊啊,好的。那就算了吧....”爸爸皱着眉头挂掉了电话。

“河马叔叔说工厂在裁人,所以不缺人手。”

“诶,那就算了孩子,那工厂可够远的。渡河都需要一小时呢。”

“诶...在狂欢日里找份工作怎么这么难呢。”爸爸叹了口气说道。

他这一生过得极其的潇洒,奉行着绝不求人的人生理念一直活在了现在。即使在年老后牙齿开始退化变得咬不开坚硬的栗子外壳,爸爸也绝对不会求小辈帮忙。而是会跑到河对岸的杂货铺里买个开壳器,简直机智至极。我觉得他是松鼠界的英雄。

不过,这一潇洒的人生在二十年前有了我之后,就开始变得扭曲变形。养个孩子可真不容易啊!我在心里默默的感叹着。

 

戳着碗里的栗子,我愣了愣。随即毫不迟疑的转身到卧室里背起我的随声小挎包,这挎包勒的我全身褐色的毛都竖了起来。等我有了成千上万的坚果时,就换了你。我暗暗忖度道。

 

我坚定的推开了家里的小木门,木门发出“吱——”的声音引起了妈妈的注意。

 

“你要去干嘛?”

“我想要自己去找找工作。”

“不行,要不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把骡子叫上。”

“那好吧。诶!把早餐带上。”

 

【4】 

我满怀欣喜的走在去骡子家的路上。

骡子是陪伴我最长时间的小伙伴,平时呆呆的好似木头。嘴拙。即使是跟我这么一只自私的松鼠在一起,也从来不会抱怨什么。就冲这一点,我很喜欢她。

我慢悠悠的晃在路上,小心谨慎的避开着所有尖锐的石头。因为有只夜莺曾给我说他看过一只走路跌跌撞撞的松鼠被石头给戳死的故事。我还不时抬头望了望天,我怕哪只鸟儿的尸体或是树枝把我砸死。曾经那位好朋友还说过我这叫被害妄想症,得治。我脑补了一下我这奇异的走路姿势和麻烦程度。想了想也许她说的对。

“砰——砰——砰”过了半个世纪,我终于叩响了骡子家的门。

“嗨,伙计,走,我们去找工作。”

还不等骡子有啥反应,我一把跨坐在她身上,抱着她的脖子,抓着她头顶少有的毛发。

脑海里突然晃过的赶集网的广告令我哈哈大笑。

骡子呆呆的看着我笑完,用低沉的声音说:“那我们走吧。”

对,没错,她这声音我也很喜欢。

我们来到了森林最热闹的一片集市。

呆骡载着我到了森林里最大的栗子酱制作工厂。

“请问我们可以在狂欢节期间在这制作栗子酱吗?”

“你会干什么?”

“啥也不会。”

“会爬树吗?”

“不行。”

“那你会干什么?”

“啥也不会。”

“你们来这里干嘛?”

“想要赚栗子。”

“有经验嘛?”

“没有。”

“为什么?”

“因为什么也不会。”

我紧紧的抓着腰间的挎包,腰间传来一阵阵的阵痛。我需要知道我自己还存在于这片森林之中。

“那你们来这里干嘛?”

“想要赚栗子。”

无休止重复循环的对话持续了十分钟,我突然觉得我脚踩的整个地面都开始旋转起来。

我感到头晕,我想吐。

“不好意思,我们暂不收短期的工作人员。”

我愣住了!呆骡把愣住的我甩上了肩上,用头上的傻毛戳了戳我的脸。豪气着说道:“走!”

“对不起,我们暂不收。”

“对不起,我们....”

“对不起......”

.........

背着我的呆骡走的越来越慢,我的表情也越来越像呆滞了的憨豆叔。

即使心里想着这样的冷笑话,笑点奇怪的我也没法笑出声。

心仿佛只是持续着拖着这具疲惫的躯壳在前进,在问着自己明明知道的答案在前进。

耀眼的阳光,让我感到了深深的倦。

我有点难过,但我知道我不能哭。

我拼命的告诉自己这并不是我的错,不是我不够优秀,只是时机可能不太对罢了。

我可能是全松鼠界最矫情的事逼了。我抱着呆骡的脖子默默的想。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快走到了森林的边缘。

“诶.....那边美丽的小姑娘们。要过来看看嘛~”眼妆妖艳的松鼠摆着身后厚实的尾巴眨着眼冲我们说到。

我顿觉身边的气温猛降十度。身边的呆骡哼唧了两声就朝那抹畸形的彩虹走去。

我战战兢兢的抓紧了我随身的挎包。

“来嘛~”那人持续眨着眼,仿佛脚下长出了传送带,我挺着别扭的身子走近。

“那个.....我们....想问问这里.......有能赚到栗子的工作吗?”

“哦?栗子,有啊....要进来看看吗?”畸形彩虹傲气着指着身后沉重的大门说道。

呆骡抬起自己笨重的蹄子“咚——咚——咚”的朝门走去,抬起头眯着眼朝门缝里探。

“啪——”的一声,畸形彩虹堵住了门。

“小姑娘这可不行,想要探个究竟嘛~拿个栗子来呗~”

“可是....可是.....我们...只是想看看里面有什么......”

“是啊是啊。我知道~那也得拿个栗子来啊!小姑娘,什么事~都得按步骤来嘛。”

“那....那.....”我瞅了瞅自己的勒身挎包又瞅了瞅旁边眨眼的畸形彩虹。

犹豫再三,我磨磨唧唧的将手伸进挎包里拿出了早上妈妈塞给我的栗子。

“给....”

畸形彩虹拿着那颗栗子左嗅嗅右嗅嗅,“不错~进来吧。”

身后的那扇新大门“轰——”的一声打开了。

我全身的好奇因子充斥在周遭的空气之中。

突然,一股刺鼻的血气味充斥着我的鼻腔,令我差点呕吐起来。

随即我看到了我这辈子也绝不会忘记的场景。

“唔......这是....啥?”我捂紧自己露在嘴外的两颗大门牙。

至少有一千不五六千的松鼠们分成组数着他们面前狐狸皮上毛发的数量。

他们垂着略带黑眼圈的眼睛,就好似每一台精准的机器,有条不紊又毫不交叉怠慢着完成着自己的工作。

我和呆骡看傻了。

“这.....要...什么时候才能.....才能拿到...栗子?”

“栗子?有啊.....一步一步来嘛!总要从基础的工作做起不是?考核过了~就有你们赚的~快去吧!”

我和呆骡慢吞吞的朝里走。

每走一步血气味就更浓的渗入身体里的每个细胞。

我突然明白这样毫无意义的流水账是可怕的,我感到战栗。我不知道为拿栗子得走多远,我也不知道我这样浪费时间是否有意义。为了那颗逝去的栗子,我可能就失去了永久的自由,可能直到狂欢日结束我也看不到半毛钱的栗子。

外面的几米阳光透进了快要紧闭的沉重大门。

盯着那最后的缝隙我只觉得那是我此时乃至这辈子唯一的机会。

我揪着身边呆骡头上那几根该死的毛发就冲了出去。

呆骡那傻瓜还嗷嗷的喊着疼,真不知道,我就在一瞬间拯救了她的一生,啧!

 

【5】

傍晚时,我和骡子就这样疲惫的回到了各自的家。

这一天虚幻的仿佛梦一般。

这是我第一次得冒险,似乎也终究是最后一次。

我有些难过的想哭。

我不知道是被今天看到的诡异想象所被吓到,还是仅限于缅怀我那回不来的一颗坚果。

亦或是这毫无意义的终结。

在家门前,我拿出挎包里的小圆镜,小圆镜里依旧是一只糟糕的成年松鼠,一看就知道没啥好运气。眼眶略红显的更是无用至极。我有些泄气似的锤了锤腰间的挎包,这玩意却更深的勒进着我腰间的毛发。疼的我差点叫出声。

我突然好想和它打一架,打趴了都不会把它捡起来的那种。

我瞪着它,它不看我,我就这样在家门前站了好久。

我突然明白,也许这就是我的一生。

我不会拥有成千上万只的坚果,我也不会拥有个炫酷的滑板车,也不可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小沙发,甚至连把这可恶的包换掉的机会都不会有。

我只是只会空想的松鼠,我以为在狂欢日我有勇气面对我认为的或假想的未知世界,我就赢了。我就可以说出那句“我试过了,我他妈试过了。”可是我发现似乎有哪个地方出错了,这就好比于你啃开了一个坚果的外壳但无论怎样努力还是啃不出果仁和啃不开坚果外壳是一回事。两者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我还以为这世界上有些东西我是不怕的,这些恐惧我有天是可以克服的。这时,我发现我依旧是怕的,在现实中我不是超人,即使是一堆仓鼠数着一只狐狸的毛发这种事都会令我毛骨悚然。

“砰——砰——砰”我无力的敲着家里的门。

对着开门的妈妈笑着说:“我啥工作也没找到。”

她看了我爸爸一眼,后者说:“那就甭找了,独自成长以后再一心一意的工作不好吗?”

“是啊,你爸爸以后可以托关系让你去个清闲的地方啃栗子,然后......”

我惶恐的顺了顺我头顶的毛,周身的声音变得清远而悠长。

我拖着自己走到了床边坐下。

我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会像今天一样哈着我本来就有些驼着的背,在一片栗子工厂里机械的啃开一个又一个的坚果。

我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也会想今天一样走着这条早已替我选择的路。

我会继续恐惧未知的未来,继续出不来这片森林,继续爬不了树,继续不会飞。

我也不会得到胸前的小金牌,会一辈子被隔壁袋鼠笑话。

因为我依旧还是森林里最没用的一只成年松鼠。

 

【6】

我急切的趴在了自己的床上,我想要做梦,我需要做梦。我强迫着自己做各式各样的梦。

是的,没有哪一刻让我觉得我是这样热爱着梦。

我爱它爱的要死。

我紧闭着双眼。沉醉于这迤逦的梦之中。

梦里有个声音在说,

别走

小松鼠

也许你本来就叫没啥用

 

 

  4 2
评论(2)
热度(4)

© 绿毛卷怪 | Powered by LOFTER